热烈庆祝,噫嘻钢铁网改版成功为您提供准确及时的大邱庄钢铁信息、唐山钢铁信息、胜芳钢铁信息等。

围剿“地条钢”

产经新闻 lidekui 601℃ 0评论

导读]:随着去产能逐步深入,该项工作的难度愈高。至少在产品品质上存在严重隐患,且主要出自中小型民营钢铁企业的地条钢,是目前以雷霆之势最容易剿灭的“野蛮产能”。

  佛脚不是随便抱的。对李迪文来说,如今再去四川眉山市仁寿县城中心东风山上的奎星阁前祈福,已没有任何意义。

这座占地不足200平米,高29米的四重檐八面体真武阁式悬柱建筑,原本是乾隆皇帝时期的产物,复建于同治,两年前的夏天才经修缮重新开放。奎星主文曲,对子女学业寄以厚望的父母少不得来到此处,但更多造访者却是本地乃至周边从成都到乐山的经商人士。据说不久之后台湾方面还会组团前来拜礼。

在中国民间传说中,此间供奉的神灵同时也兼管财富,著名的福寿禄三仙中左手元宝右手一幅“招财进宝”卷轴那位便是。

一段时间内或许真有“神灵”保佑。李迪文出任由原金圣链接铸造厂更名而来的金圣钢铁总经理,通过对原国有攀西钢铁的整合,获得了工厂所属四川眉山地区唯一一张钢筋混凝土热轧钢筋——俗称螺纹钢的“全国工业产品生产许可证”。

民营企业相对灵活的用人机制和市场反应能力,外加这张红证,使得公司的生产线既可以在2015年末螺纹钢跌到1580元一吨时大幅减产甚至停产,也能在自2016年3月7日启动的一波大行情后开足马力。就算其间有过一两次深度探底,价格最大振幅也高达81%,但想想最热门的HRB400 20mm产品一度突破3000元一吨的现货价,真是做梦都会笑。

更重要的,李手中还有堪称“大小王”的两张牌。

其一,自然是用废钢为原料,规避了从除尘、温控、成分分析到脱硫脱磷等一切精炼过程,以中频炉利用极短流程直接将废钢入炉化成的钢水浇铸钢坯,并进一步加工成螺纹钢等主力建材产品。但凡经历过60年前“大炼钢铁”的国人,对这一套都不会陌生。

极低的刚性成本无疑会成就瞠目的回报。很多人都还记得两年前关于一吨钢材利润买不到一根奶油冰棍的比喻。确实如此,相对于比黄花还瘦的工业产品平均5%利润率,钢铁产业才是真正“低贱到尘埃里”——0.9%。0.43元,每吨相关产品的真实销售利润水平。

至于金圣的出品,当然现在它有一个全国皆知的诨号:地条钢,当它在经成都专业市场走向终极用户后,每吨利润是九霄云外的1000元。如果没有意外,一年能足足生产20万吨产品。对于一家百人企业,够了。

其实偶尔出些意外也不必大惊小怪,还有一张“王”在手。比如2011年,国家发改委就明令立刻淘汰用于地条钢、普碳钢、不锈钢冶炼的工频和中频感应炉。2016年针对过剩产能重灾区的钢铁行业,国务院担心“野火烧不尽”,进一步表示生产地条钢企业要“立刻关停,拆除设备,依法处罚”。四川省亦在同年9月发出相关通报。金圣钢铁正在名单上。

又如何?一切照旧!

要知道作为成渝经济区内核心县、天府新区重点县,以及四川省首批工业强县示范标兵,“以全县之力抓工业、强工业”始终是一级政府最关注的问题。2016年全年500亿元的工业总产值及400亿元的规模工业总产值既定指标,在外部整体经济环境不景气下,更不容有丝毫差池。

再说全中国拥有中频炉、工频炉以废钢为原料企业一年产能在1.5亿-2亿吨,江苏、山东、河北、辽宁方是核心产区,尽管有数据显示四川一年就有400万吨地条钢流入本省建材市场,两相比较岂非九牛一毛?

夜路走多了都勿再用吹哨壮胆,直至2017年的第一个周末,CCTV的“焦点访谈”谈起了这件事。

这当然不是一次普通性质的“七点半曝光”。就在同一时间,国务院派出最高规格12路巡视组,对河北、河南、山西、江西、陕西、山东、湖北、四川、宁夏等重点省区的钢铁、煤炭行业落后产能展开为期十天的专项督察和清理整顿。

挂帅组长清一色副部级高官。请特别注意其中两位:林念修及徐乐江。

此前正是由林氏与工信部副部长辛国彬分兵出击河北和江苏,才最终对河北昌黎安丰钢铁公司违规上马和江苏新沂华达钢铁厂生产地条钢事件罕见重罚,不只相关企业法定代表人遭到立案侦查,从县、地市,至省内相关负责副省长,也分别遭到行政警告、行政记过、行政记大过、降级、撤职等一系列处分。其中,此前曾有10年主政鞍山经历、对钢铁产业十分熟稔的河北省副省长张杰辉在遭行政警告处分后,很快转到该省人大系统任职。而仅仅时隔1个半月,林念修又一次带领督察组赶赴江西。

至于徐乐江,这位前宝钢集团董事长2016年12月才正式入京出任工信部副部长,以一个长期担纲中国第一大钢企舵手的身份,徐是此轮督察行动中唯一涉及两个省份(河北、河南)的组长。

那个关于全球钢铁产量前四排名的所谓笑谈——中国、中国河北、中国河北唐山、中国河北唐山瞒报——不会只是空穴来风的打趣。更何况今年本是2013年开始河北5年内削减6000万吨钢铁、6100万吨水泥、4000万吨标煤、3600万重量箱玻璃产能即“6643工程”的收官之年,按规定全省将要减少3186万吨钢铁产能,而重中之重的唐山占其中56.3%达1794万吨,这一比例较上一年上升了8.8个百分点。鉴于过往每每出现年尾上报产量急剧萎缩、次年开春报复性增长的现象,以及产能愈控产量愈大的悖论,确有必要请这位老行尊亲临坐镇把脉。

一支穿云箭,千军万马来相见。就在督察组奔赴各地的当口曝光金圣钢铁公司,无疑是某种警告。而当1月10日林念修在中国钢铁工业协会理事扩大会议上宣布,今年6月30日前地条钢生产企业必须全部除清,这已上升为“政治任务”时,等于给所有涉及其中企业和一批尚存侥幸心态的地方官员封死了最后退路。

还是在同一天,国家发改委主任徐绍史给出了另一张更为急切的时间表:2017春节前重新核报上交年度钢铁行业去产能方案。言下之意,之前上报方案中或存在水分或留有余地太大,毕竟关于此前上报的去产能数据中有一半早在2013年已实际停产的事实,北京心知肚明。

在钢铁业去产能上辣招频出,相信决策层有过详尽推演。华北乃至半个中国冬季里连续长时间雾霾,已不只是单纯的经济问题了。

同时,2016年国内规模以上特别是国字号大中型钢铁企业收益出现明显复苏。上半年,一度在2015年亏损48亿元的马钢股份盈利4.5亿元,而同一年亏损达74.3亿元的酒钢宏兴也盈利2.27亿。而至9月末,中钢协旗下会员企业共实现252.06亿利润,销售利润率回暖至1.27%一线。正在忙于与武钢股份合并的宝钢股份,9个月累计净利达55.98亿元,同比激增148.33%。这多少给予产能进一步压缩政策一丝底气。

其三,不能指望2017年的房地产及汽车市场再现之前的高速发展——为了稳住GDP增长底盘,确保就业和财政收入大户的上述两大钱袋不缩水,从收紧的批地到放宽的信贷政策,包括将汽车购置税削减一半,连串护航手段引发不少争议。而出口市场尽管尚能维持在1亿吨,但小幅下滑已难避免。在需求市场逐步恢复至本来面目后(按国际钢铁协会统计将同比降2%至6.52亿吨),供应侧强力改革理所当然。

随着去产能逐步深入,该项工作的难度愈高。至少在产品品质上存在严重隐患,且主要出自中小型民营钢铁企业的地条钢,是目前以雷霆之势最容易剿灭的“野蛮产能”。

与仁寿同命运的,还有福建长乐市。同省周宁县人长于钢贸,而长乐则是中国民办钢铁建材生产企业的根据地。有不完全统计,当地人士投资的相关企业在全国各地多达近六百家。两三年前,一场经济风暴曾让只有20万人口却是中国宝马车集中度最高的周宁一夜萧条。现在,轮到66万人口的长乐了。

转载请注明:噫嘻钢铁网 » 围剿“地条钢”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